桑杰是不丹認識的朋友

在Bumthang經營一家漂亮的民宿

第一次見到他  他瞧著我眼睛瞪得圓大  

後來即使他忙進忙出

只要一看到我  他總是會撥空停下腳步

站在我旁邊跟我說話  

坐下吧  我說  別總是站在那裏  好像一棵大樹哦

 

有一天早晨  我已經在餐廳喝熱騰騰的奶茶

他剛慢跑回來  看見我  很開心的拿起手機跟我臉貼臉的玩自拍

住他那兒的那三天  他幫我拍的照片恐怕是我在不丹拍最多的吧

桑杰年紀整整小我一輪 和我同生肖

我說  當我弟弟吧  我沒有弟弟

他傻笑著

跟我分享  民宿旁的那一塊山坡地  他正要再蓋另一棟房子

他怕體重太重  每天都去晨跑

沿著民宿前的小徑

一邊是連綿的山  一側是稻田  田外是一條小河  潺潺的水清澈地流淌著

他加了我的we chat

有時傳來他清唱的歌  或者他家人朋友的照片

 

回台灣之後

生活有了一個大的撞擊

我真希望自己能隱身化風

脫離這一切

有一天傍晚

在河堤沿著溪流旁散步

迎著風  突然有一種想跑步的衝動

先是快走  後來  步子越來越快  索性就奔跑起來了

跑跑 走走 停停

許久未曾跑步的我第一次再跑簡直覺得自己快喘死掉了

可是卻有一種煥然一新  淋漓盡致的快感

跑的時候全身都震動  腦袋放空  有一股想放開全身吶喊的暴衝

迎著風  迎著眼前的天光 山色 幻變的雲彩

有時停下來  只為凝視著河中的黑面冠鷺或翔飛過水面的白鷺鷥

沉浸在那樣一份與天地共頻率的寧靜祥和的振動中

我沿著溪跑  突然想起遠在不丹的那個每天晨跑的桑杰

想起他常常哼給我聽的不丹情歌

人跟人之間原來可以不是那麼熟

可是你知道你是被關心被在意的

....

我也想起 阿甘正傳裡頭的那一幕

為何阿甘要不停不停地跑

原來跑步有一種魔力

你可以一直一直一直往前

把過往遠遠拋在後

很多事情  遲了就是遲了

再也回不去了

 

面對人生

我會一直一直勇敢  快樂的跑下去

我會揮別止不盡的淚水

重新找回我的笑容與開心

....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