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我的母親

最近我常試著去回憶

我媽到底是怎麼帶我的



媽從來不管我的功課

從沒在我考試卷 成績單簽過名

從來不參加母姐會

更別說是畢業典禮了

談心

好像也沒有過

連這輩子第一次買內衣

也不是我媽帶我去的

那個時候的她

只能和爸爸辛苦地工作賺錢

在她的能力範圍內

她已經讓我們四個孩子受到最好的照顧了



我對我媽的記憶

印象比較深刻的

是她送我上台北唸書的前夕

我跟同學聚餐

晚上九點多回家

她鐵著一張臉

叫我跪下

告訴我 不讓我去念大學了

她說  在她眼前都敢晚回家了  上台北我不就更敢胡做非為了



第二次是在大三

媽媽帶著一堆人到南昌路我租房子的地方

要我辦休學

因為她要我嫁一個人(唉 那個人真是個好人! )

結果我交了另外一個男朋友



第三次更慘

更慘的細節就不用說了

我鬧的事我媽狠狠的叫對方拿三百萬出來

她從此就當沒我這個女兒

我也夠叛逆

我當天就沒回家了

我想 好!你竟然要把我賣掉!



故事很長...

反正我真是夠荒唐了

媽媽在台南一聽到我小孩生不下來要剖腹

馬上派大哥大嫂北上照顧我(而這中間 她已經好久沒看到我了 也不知道我懷孕)



之後  我抱著剛出生五天的女兒回到台南

一進門 看見媽媽

我跪了下來 無言

媽媽一句責備的話也沒說

已經準備好一堆補品準備幫我坐月子了

也沒罵我

因為她說坐月子的人不能哭 會傷眼睛

只是抱著剛出生的小嬰兒

碎碎唸著

生了一個女兒讓我氣死了

現在又生了一個恰查某

這一路上

媽媽對柔的疼愛

對我的照顧

常常偷塞錢給我

常常給柔柔買東買西

雖生氣我

但她都接受了這一切

她到底怎麼面對我荒唐的這一切

那麼愛哭的她怎麼度過每個傷心的夜晚呢



因為這個新生的小生命

我跟母親的關係又重新修好

一天一天

因為學習當媽媽

我也重新認識我的媽媽



我想

我自己是怎麼當女兒的

我想要求我女兒的

竟然遠超過我自己所曾盡力做的



這樣對嗎

我的母親曾經給我的自由與愛

天大地大

我呢

我能給她什麼呢?



這是人生的必然的盲點嗎

我常思考著

面對這個16歲青春年華的少女

我在學習著如何說的是我心裡的話

而不是因為這個社會的要求或對未來生存競爭的恐懼擔心

而去約束 這個孩子....



    全站熱搜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