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ête de l’insignifiance無謂的盛宴»

La fête de l’insignifiance直譯為《慶祝無意義》

「原來,你並非來到這個世界,你乃出自於它,就如浪潮出自於海洋一般。你在這裡並不是個異鄉客。」--Alan Watts

 

 

等著看電影『金盞花大酒店2』的空檔在微風「紀伊國屋書店」買了米蘭.昆德拉的書『無謂的盛宴』

閱讀『無謂的盛宴』的空隙中,又讀到美國哲學家Alan Watts寫的:

「原來,你並非來到這個世界,你乃出自於它,就如浪潮出自於海洋一般。你在這裡並不是個異鄉客。」

 

生命不管有無意義,它終究是往前推移

人們不斷追尋定義的錯縱複雜

因而交錯在生命編織的絲纏網絡迷離中

無法自拔的一路朝向生命的盡頭

有時我們奮力想要捍衛自己所看見、所理解的定義  不管是對愛 友誼 關係 事業 婚姻 .....

不斷地在與人辯駁,試圖溝通、取得共識與理解

然而最終

你會發現一切都是無意義的喃喃自語

每個人都是活在自己用無形的繩索圈圍著的孤島

用想像的自以為是在虛擬別人  期望一切當能如你所願

生命於是挫折在這一切終究無法如你所願的失落中

米蘭.昆德拉所謂的「慶祝無意義」,

是否只是更彰顯生命的荒涼,

以及明確告訴我們想要找尋定義的終究失敗主義呢?

 

昨天的電影,讓我淚流滿面的

是在那樣一場熱鬧華麗喧囂的印度婚禮背後單獨的星光微亮

一手打理起金盞花大酒店的垂垂老者,避開喧鬧的婚禮

獨自在昏黃燈光下一字一句寫下的婚禮祝福

生命推移,逝者如斯夫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或華麗或荒涼

或真理的亮燦、或光陰無情的流失

我們是夾錯在生命滔滔駭浪朝我們無情沖擊而來的小小的蜉蝣生物

寰宇星空中不起眼的微粒沙塵

不管有意亦無意義

且莫管它  

只是迎風破浪大膽前行

敬!這個偉大的生命

於是乎

如同作家小野在看了《少年Pi的奇幻漂流》後,當少年與老虎歷盡艱辛終於漂上岸,老虎頭也不回走入森林那一幕時,我已淚流滿面,彷彿看到自己身體裡的大老虎漸漸離開自己,我平安度過人生的海上漂流,驚濤駭浪都已經在身後。」

 

是的

我平安度過人生的海上漂流,

驚濤駭浪都已經在身後

......

 

 

《無謂的盛宴》

作者簡介

米蘭.昆德拉 Milan Kundera

一九二九年生於捷克的布爾諾。一九七五年流亡移居法國。作品有長篇小說:《玩笑》、《身分》、《笑忘書》、《生活在他方》(榮獲法國文壇最高榮譽之一的「麥迪西大獎」)、《賦別曲》(榮獲義大利最佳外國文學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不朽》、《緩慢》、《無知》、《無謂的盛宴》;短篇小說集:《可笑的愛》;評論集:《小說的藝術》、《被背叛的遺囑》、《簾幕》、《相遇》;此外還有一部舞台劇劇本《雅克和他的主人》(靈感來自狄德羅小說《宿命論者雅克和他的主人》)。

譯者簡介

尉遲秀

一九六八年生於台北。曾任報社文化版記者、出版社文學線主編、輔大翻譯學研究所講師、政府駐外人員,現專事翻譯。譯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笑忘書》、《雅克和他的主人》、《小說的藝術》、《無知》、《不朽》、《緩慢》、《生活在他方》、《相遇》、《戀酒事典》、《渴望之書》(合譯)等書。

內容簡介

這本小說是句點,是遺言,
總結了昆德拉的寫作生涯,
也是一場終極的如釋重負。

繼《無知》後,暌違11年,文壇大師米蘭‧昆德拉最新小說力作!

我們從很久以前就知道,
這個世界已經不可能推翻,不可能改造,
也不可能讓它向前的悲慘進程停下來了。
我們只有一種可能的抵抗,
就是不把它當一回事。

無意義,我的朋友,這是存在的本質。
它隨時隨地永遠與我們同在。
就算沒有人想看到它,它也會出現:
在恐怖之中,在血腥鬥爭之中,在最不幸的厄運之中。
要在這麼悲劇性的境況裡認出它,直呼其名,
這經常需要一點勇氣。
可是我們不只要認出它,還要去愛它,
無意義,我們必須學習去愛它。
呼吸這圍繞著我們的無意義,
它是智慧的鎖鑰,它是好心情的鎖鑰……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