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女中的學姊跟她任職東山高中數學老師的先生拿書來還我

請教她先生小孩唸書的事

他笑笑說

每個人專長不一樣

要看總平均

數理較弱 文科好

或者數理強  文科弱

都沒關係

重要的是  小孩到最後會了沒  

還有 孩子是不是有自發唸書求知的動力及懂得自律

是啊  昨天看一篇文化大學教授的讀者投書

標題是 還在唸書的 請舉手

看報紙時 我大聲念標題 然後自己舉起手來

很開心的喊著 我啦 我啦 我還在唸書

而其實 我跟雲柔最大的樂趣就是一起看書

現在 很多小孩都不看書了

終統廢統我不懂 台獨到底好不好我也不怎麼清楚

只是我心裡迷惑著 現在小孩都不大一樣了

就算台灣國成立了

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在治國呢



關於小孩的教養問題

我其實也不怎麼了解

我只是知道 我不喜歡別人怎麼對我

我就不會這樣去要求小孩

鄭石岩教授曾說

父母不給小孩自由空間 父母老是看衰小孩  總是用負面的字眼跟他說話

罵他 貶低他   這就是天天在對孩子唱 大悲咒  唱悲他的人生

父母天天叨念小孩  就是在念金剛經

念到最後

孩子就失去自信了  事事都得倚賴別人替他做決定

(金剛經大悲咒這種理論用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是一樣的)



那天在書局很高興的跟雲柔抱著幾本雜誌跟書

碰到同學媽媽緊鎖眉頭拿著一堆參考書

我想 我還是喜歡跟雲柔這樣子過日子

....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