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浮生永遇樂

心有滿庭芳

呂老師在我買的專門介紹中國蘇州『姑蘇原味』雜誌上簽上這兩句話,邊寫下還邊說著「一定要快樂,人生快樂最重要了!」

 

3月2日夜晚七點多,姑蘇古城中,平江石板路上夜暮垂掛,水巷清冷微雨,我與好友走進平江路上「伏羲會館」,來之前我們三個還忐忑著,該不會好沉悶聽不懂吧?滑手機行嗎?中途想走可以離席嗎?走進茶館,只見一女子身上已經一襲粉黛古裝,珠簾玉飾、粉墨上妝,兀自輕捻著手指勾畫著眉,邊畫還邊豪氣地拉開嗓門:那10個預訂的客人也連絡不上,也沒付訂金,位子不留了,先給其他人吧!

「每一個客人都是我尊貴的朋友」,呂老師一開場就這樣說著。除了一些固定來這兒聽她說戲唱戲的鐵粉之外,許多人應該如我們一般,是全然不懂戲曲的,學生時代在書本上讀過的中國文學史,讀到戲曲這一節常常只是驚鴻一瞥之後,背下幾個要點應付應付考試就敷衍過去了。而今晚,呂成芳老師表演的節目,在短短一個半小時的表演中,以明朝名劇作家湯顯祖著名的「牡丹亭」杜麗娘為主軸,行雲流水般將崑曲幾百年興衰歷史以及崑曲中優美婉約的曲牌由來、曲韻風情,身段表演所蘊含的種種無盡纏綿情意,做了清晰的比對、表現與解說,穿插著蘇州評彈的彈唱,古今歷史在她巧妙的穿針引線中帶我們穿越中國詩詞境界之高與美,她獨特的舞台表演方式,將崑曲從庭院深深深幾許的官宅大院中帶入鶯飛草長的尋常百姓人家,我想她如此平民親切的魅力,在崑曲界應該是非常別具一格的。

許久許久不曾這樣開懷大笑、捧腹大笑、哈哈大笑,拍案叫絕,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但同時卻又感覺心中滿滿的收穫與無窮回味。渾然不覺兩個小時就這樣匆匆而逝。上了一堂豐富的中國戲曲課,知道了舞台上的戲曲表演者如何透過幾個動作去傳達人的內在情感或是處於不同身分位階而形塑的身體語言。呂老師也介紹了古琴、琵琶、三弦等樂器琴音之不同,如何在輕捻撥弄之間表達出人複雜的七情六慾中種種或是幽迴低吟或是激揚潮湧的情緒。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老師說得信手捻來,輕鬆逗笑中讓我們學得了許多知識,也重新引領著我們穿越千古時空幽情,回味了中國古典詩詞意境之美。

回住處歇憩之後,心中還久久餘韻繞樑著。拿起買來的雜誌翻到呂成芳老師寫的文章「檀板笛聲花開落」,以及江南頤先生寫的「一個人的舞台」介紹了呂成芳老師的故事。原來,呂老師並不是循著常俗科班出生的表演者,她真正擁有自己的正式的崑曲舞台,也不過是2011年才開始的事。在這之前,她也只是一個非常平凡尋常的崑曲的民間愛好者。過去的尋常人生,或許並不順遂,但那應該也是她的人生驚夢,而這場驚夢在滔滔江海潮湧之後,雲淡風輕成為她日後舞台上的豁達與寬廣,愛恨情仇,什麼都可以放下,只是聽一場戲吧!人生若夢,戲如人生,這個清冷的夜,音符嬝繞在她蘇州儂軟的腔調低吟唱著的「花好月圓」中,「浮雲散,明月照人來,團圓美滿今朝醉。輕淺池塘鴛鴦戲水,紅裳翠蓋並蒂蓮開,雙雙對對恩恩愛愛,這軟風兒向著好花吹,柔情蜜意滿人間」……曲終而人不散,人間有情三月天。

                                              Salina 20190302

3.jpg

 

《牡丹亭》,原名《還魂記》,又名《杜麗娘慕色還魂記》,是明代劇作家湯顯祖的代表作,創作於1598年,描寫了大家閨秀杜麗娘和書生柳夢梅的生死之戀。

5.jpg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