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敬愛的師父陳傳龍老師,字逸雲,江蘇海門人。1948年於上海高中畢業後,渡海就讀台灣中興大學森林學系。

           大學畢業後,經由公家考試,由政府分發就業。老師一開始是在生產天然樟腦的公司服務,在當年,菸酒、糖、鹽及樟腦是四個專賣的公營單位。因為國外發明了製作成本較便宜的化學合成樟腦,導致台灣原木樟腦價格遽跌,供需榮景不再,最後公司被迫關閉,而原先在樟腦公司編制內的同仁,皆陸續被分發到其他單位。也因此,陳老師在這個時候由樟腦公司被編派到菸酒公賣局。

      「那個時候,我負責在樟樹林的分布圖測定面積,要非常的專注,林界線條不能稍有偏移,可能那時候在測定時經常憋著氣,身體因此就搞壞了,一米七一的身高瘦到僅僅五十公斤左右,每個人見到我都問我是不是病了,怎這麼瘦啊!」老師回憶起當年身體並不強健。初到樟腦公司不久,聽說南海路、重慶南路口美國新聞處有名家表演太極拳,下班後他也跑去看了,看了之後對太極拳這傳統武學學問產生了興味,隔天起早便跑到植物園到處繞繞,看了幾個不同團體打的太極拳,就選了個自己看起來喜歡的架子學了,那時一開始練的是楊家的拳架,就這麼開始練了七八年,但練不出什麼作用來。這時有個同事也在練拳,陳老師好奇問他:「你認為當今拳打得最厲害的是誰?」問了幾次,同事默不作聲,禁不住他再次好奇追問,同事才緩緩回答:「是我的老師–劉培中老師」。劉培中先生乃為道家仙宗崑崙派一代宗師18831019日-197549日),自幼學習,精道功拳與劍,曾任職欽天監。1949年隨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其後在台創立崑崙仙宗。光緒十八年(1892年)5月14日,以神童膺選入京,至清宮懷仁堂天象學府習天文,後兼及靜功與慈禧太后陪修太極拳術。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14歲)二月受李姓道長之命,跟隨梁仲銘學習太極拳

        陳老師憶起當年第一次去聽劉培中老師講道,台下道友滿座。他曾聽說,劉老師眼睛泛淚地告訴大家說往後不再教太極拳了,因為真心想練拳的人太稀有。第一次遇見劉培中師爺,陳老師說師爺跟他手一握,他彷彿觸電的感受到源源不絕的一股飽滿又虛杳的能量朝他手上湧來,師爺握了他許久,一點沒有想放手的意思,一直到他心裡一想放開,師爺也即刻鬆開了手。當天,陳老師正巧有機會送劉師爺回家,那是一棟約莫三四層樓透天的房子。也因此陳老師知道了師爺的住處。而初見面這一握的震懾,也促使陳老師心中熊熊燃起的學拳的熱情,在幾天後他騎著腳踏車,獨自一人又到老師住處。但家裡的管家告知他師爺不在家,陳老師不死心在樓下等著,等了一陣子,心急地問了幾次都還是說不知道何時回來。過了許久,陳老師突然瞥見師爺的身影,其實他是在家的,馬上攔住師爺,直愣愣地跟師爺說:「我想拜您為師,跟您練拳。」師爺見其誠心,也不阻攔回絕,就轉身帶他上樓上的佛堂。香案上幾尊道家佛祖莊嚴相,劉師爺燃了幾炷香,對著道祖焚香禮拜,而同時讓陳老師在三拜九叩的大禮下,正式收他為徒。

        拜師之後,劉師爺看他演練的拳,搖搖頭,說這不是真的太極拳。隨即指點他太極拳是內家拳,重內功。劉老師首先教他守關竅及九轉。練了二、三個月之後,有一天陳老師靜坐時突然身體氣動起來了,他不明所以、嚇了一跳,當天晚上下班馬上跑去見劉師爺。猶記得那天一去,劉師爺正在書房伏案寫字,一聽他說他靜坐時身體動起來了,師爺停下手上的筆,一抬起頭,很高興地呵呵大笑連連點頭讚賞說:「不得了啊!不得了啊!」旋即告知他靜坐時身體氣動的原因,並給他更進一步的指導。陳老師又繼續請教,仙宗裡頭功法多樣,各有其效,那接下來他需要再多學仙宗裡的其他諸多功法嗎?怎知師爺搖搖頭說:「不用不用,多則惑,少則得,這個已經很夠了,學專意凝神是最重要的。」並又教他仙宗裡重要的體系,如何在身體裡頭將氣運行,使得氣於周身靈活變化。在一生奉行劉培中師爺當年的指示,加上自己精研拳學多年以後的今天,老師也肯定了當年師爺要他專心著意守竅及不戀棧多學功法的純粹教導,大道至簡,此之謂也!

        老師說靜坐是養氣,打拳是用氣。有人問練習時到底是要先靜坐再打拳?或者是先打拳再靜坐?老師以為其實都好,都是在啟動內氣,有了內氣,行拳或打坐就有內在底蘊,真勁乃生。                  

                                                                 (1060607老師口述)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