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397351.jpg   

日出恆河

流光一瞬,剎那即永恆.



最近會自己問著自己

那一陣子當我處在困境時,我是否表現得足夠堅強呢?

當困難接繼連三的朝我襲來,當時的我是否具足著勇氣承接?

那時的我是軟弱的嗎?

我是否表現得夠勇敢,足以帶領情緒陷入低潮的同事們一起度過危機?



那一陣子日子有著難以言喻的苦悶

公司的莫大難關與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

讓我常常一下班就不想說話, 無法移動

只能在這樣的苦悶裡靜靜的,保持緘默地等待著

要承接來自他人的壓力,要承受負面的話語責備,要去解決許多的問題.

那時的我到底是怎麼度過的?

回想起來,似乎就是儘量讓自己不去反應任何負面的東西

儘量做到不去遷怒,不去抱怨,

只是針對該解決的,就去解決.

內觀的練習在這一陣子對我有著莫大的幫助

讓我覺察著自己心緒上的各種現象,

只是看著生起又滅去的種種變化與流動

也同時明白自己內觀的修練實在還差得遠,

無能練就在那當時就對一切在心內升起的負面情緒或暗潮念流即轉即化.



Rishikesh的某一回靜坐

我無法安坐了,內在有一種想移動,想狂風雨驟的欲望.

站了起來,我做著亂語靜心,沉壓在內在的濃稠厚重的能量彷彿火山般地爆發出來,

約莫有半小時之久狂亂的發洩,丟掉積聚在內在的負面阻塞的能量,

我才終於又能靜靜的重新坐下來,

雖然淚水不斷從臉頰流淌下來,

但是感覺自己鬆柔了許多,放下了許多.

通過那樣的清理,

靈魂洩去沉重而重回輕盈,

但此一番輪迴已又見風淡雲清,

透過如此的一次生活中的試煉,

感覺生命的體悟又透盡一層,

果然如同金子在火中會越燃燒越純淨一般,

我們往往因為生命的困難才得以粹練出自己真實的力量.



日出恆河

千年歲月亦不過是流光一瞬

肉身將老去將死亡,

而在鍛煉中獲得的內在力量與智慧,

將與恆河日出光明相會.



1112397214.jpg  

Varanasi 瓦拉那西的恆河,每年都有無數的印度教徒來此淨身,沐浴.

對於印度教徒而言,死後若能在恆河舉行火葬,並將骨灰灑入恆河中,

靈魂即可解脫,得以輪迴轉世.

超過五千年悠久歷史的印度文明,孕育出了印度教,佛教,耆那教等諸多不同的宗教,

但對於自我,業行,解脫,以及輪迴的探討卻是有著共同的關切與研討.

很感動於這樣的儀式,

每天每天清晨的敬拜,人們學著低下頭,放下自己,

順服於天地那更大的存有.

這就是瑜珈.

束縛與解脫都是來自於心念的一轉,

而透過臣服,我們得以約束散亂紛飛妄念的心,

還原其初始真實純淨的自性.



在每一次嶄新的日出恆河,

在每一次褪下衣裳,回到原始本然的面目,

朝向太陽,亦即轉向內在神性禮敬的當下,

我們得以褪去過往逝去一切業行記憶的痕跡,

讓每一天的自己在死去中又一次的重生,又一次更新.


1112397350.jpg  


我在瓦拉那西晨間印度教徒的恆河敬拜沐浴中,

身心也同時被洗滌,淨化了.

生命得以重新更新,輪迴.


1112397247.jpg  



我們在瓦拉那西的導遊名叫Sunny,

他望著恆河岸旁的那個寂靜身影深深印刻停格在我的腦海裡.

我不知道對於這樣一個同時承載著生命與死亡如此鮮明色彩的瓦拉那西城,

該懷抱如何一種思緒與心情?



我想起電影<劍雨>裡頭最叫我感動的一幕,

是深愛著細雨的陸竹,

跌趺而坐背對著細雨,

本決意遠離塵世,晨鐘暮鼓,虔心向佛,

但業力牽引,情劫註定,

陸竹以一己之命教導日後可救贖細雨的四絕招:

  以屈為伸,寓清於濁,用晦於明,藏拙於巧.

因為生死無可罣礙,無痕無跡,

於是,禪機已到,

至真至純,最深沉的愛是斷離一切欲望,

可以捨卻生死,

愛,卻無欲無求.



瓦拉那西的火葬儀式與恆河水深深烙印在我記憶的盒子裡,

帶領我靈魂的移動,

生命依舊日落日昇,

我學會瓦拉那西人那種對生命的了解與接納,

向生與死的真相完全敞開的態度,

陰暗現身,其實正是生命得以轉化的所在.

1598983257.jpg    


歷史更迭,

多少江山極盛繁華之後的傾頹毀敗又極盛繁華再傾頹毀敗,

看待生命裡種種順逆,亦當如花落花開,

只是尋常.



自由的況味在了知死亡的真實意義中得以洋溢出來,

斷離生,斷離死,

人方可真正慶祝生命,真實活著!









Chen 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